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Quad Lutz 第七章【无差】

原文按我 

原作者:iamalivenow

原标题:Yuna Spin


*备注:此系列每一章都是单独的日常,前后并无太大关联 ,一共28章

*预告:勇利赛后肌肉酸痛,看维克多如何化身按摩师【后半部分小黄文请跟进我走外链  ><】

*欢迎翻译捉虫~

*上周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更新,于是,立个flag吧,不论风吹雨打,都还是要坚持周更(平时上课也好累qwq,于是翻译就拖拖拖,拖到世界末日都交不出来)



【正文】

维克多在一旁看着勇利穿过冰场朝自己走来。

 

事实上,勇利表演里的每一个细微的错误,都被维克多看在眼里,但这毕竟已经是他有史以来最精彩的表现了,维克多实在不愿去苛责。不,刚刚的一切还算不上演出,尽管这只是一场预演,却已经让人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他看到了勇利头部动作略有倾斜,注意到了本该用脚趾发力的动作被他改成了依靠脚后跟发力,他还观察到了最后一个着陆很不稳定,不过他并不在意。

 

每一个动作的更改都倾注了勇利的感情,每一次跳跃都藏有旁人永不知晓的故事,他在场上的每一秒的呼吸都让维克多惊讶不已——勇利竟能够如此自如地游走在冰面之上。一切都太完美了,他几乎完成了维克多为他设定的所有目标。

 

勇利以仰燕氏接躬身旋转结束了他的表演,这尽管简单,却恰到好处。结束的最后一秒,他与维克多的目光相遇,两人相视一笑,对这次的表演都满意至极。维克多站在出口处小声呼唤着他,当勇利冲向他时,一把将他紧紧抱到了栏杆旁。

 

“太美了。”他悄悄地耳语,“你终于成功了。”

 

“真的吗?”维克多笑了,他察觉到了勇利眼中突然泛起了闪烁的光芒。

 

“不过,这套动作的难度系数最多只能算中等,你还是不能成功完成后外钩点冰一周跳,看看全场其他赛手,你的平衡实在不算好,更别提你还谈不上优雅的姿势了,你脚尖的方向刚好相反,而且——”

 

“唔,好吧……”勇利有些泄气。

 

“但是,总体来说,还算不错——全场的气氛,你的表现力还有你手腕弯曲时的灵活度——你总算领会了我的最初的意思。”维克多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不过只是一秒,一秒之后勇利赶紧慌忙地将目光投向别处。“我为你而自豪。”维克多向勇利又靠近了一步,并弯腰帮他把冰鞋脱下。

 

“真的吗?”

 

“当然!”维克多笑着将勇利拉到了长凳上,然后将他的左腿抬到自己身上,解开绑带。“你身体这么灵活,是不是还可以有些别的用途——”勇利小声地嘀咕着。当维克多隔着袜子抚摸自己的时候,他感到全身紧张——又一次低声呻吟,维克多进一步将勇利的膝关节抵到门边,那一瞬间,勇利飞快用手捂住了嘴巴,脸变得通红。

 

“累了吗?”

 

“肌肉有些酸痛。”勇利回答。

 

“酸痛?除了那你就没有别的感受了吗?”勇利另一只脚翘到了小腿上,他这样做本无伤大雅,不过他兴许是忘了腿上才留下的伤痕。“想知道一个秘密吗?”

 

“说吧。”维克多点了点头,然后脱下了勇利脚上的另一只鞋,勇利似乎正在咬自己的舌头。

 

“好吧。”他犹豫一会儿后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维克多笑意更深了。

 

“我当然想知道。”他强忍住自己迫不及待地拥吻勇利而不顾坐在两旁的观众的欲望。他想吻勇利,这个欲望越来越强,他费了好多力气才将它抑制住。维克多发现与勇利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就陷得越深。

 

 

当维克多去退还冰鞋时,勇利乖乖坐在一旁等他。不一会儿,维克多回来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蹲跪在了勇利面前帮他把靴子换好。观众席沸腾了,人们都起身张望他们两个。这绝对是故意的,当然,维克多蓄意如此,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他自己的用意。

 

此时,勇利已经幸福得别无所求了。

 

回家的路格外漫长,两人终究还是抵抗不住严寒,在半路买了两杯热茶。茶气氤氲之下,勇利的眼镜被蒙上了一层白雾,维克多将勇利手中的茶杯轻轻夺走,沿着杯壁的唇痕吮了一口,于是,勇利顺势和维克多交换了茶杯,

 

虽然味道不同,但尝起来都还不错。

 

他们一起回到了维克多的公寓,趁维克多洗澡的时候,勇利把马卡龙带出去散了会儿步。维克多不紧不慢地享受着热水,当他走出浴室时,勇利已经穿着短裤坐在了沙发上,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舒展着,感觉好极了。

 

“你在浴室抽筋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我不懂得如何应变这种小事儿吗?”

 

“那你在浴室里的一个小时都干了些什么?”维克多转过头看了看挂钟,嗯,他确实洗了很久。

 

“怎样,洗得开心吗?”

 

“嗯,还不错——”勇利点了点头,“那你是不是要去——”

 

“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我去拿润肤露”

 

“好。”他走向了浴室。

 

“躺下。”勇利站在床的边缘,看上去正在为什么事情担心,于是维克多只好轻轻地,以他最轻柔的动作吻了勇利的背部和脖子,刚好在发际线那儿。他感受到了怀中的勇利正在不停地颤抖,笑意浮现在了他的嘴角,维克多将勇利的身子放下,直到两人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这不合适。”

 

“非常合适。”维克多跨越骑上了他的臀部,并在勇利身上挤了些润肤露,一声轻喘,这东西应该有些凉。“没有什么比这更棒了。”他把乳液均匀地抹在勇利的背部。“你肌肉太紧了,勇利,你需要放松。”

 

“你说起来倒容易,我又何尝不想放松。”

 

“哈哈,我可怜的小宝贝儿,那就是我在这里帮助你的原因——帮你放松。”勇利将脸埋进了枕头里。“什么?”维克多用手不停地搓着勇利的背脊,直到勇利的身体开始发烫,“你不相信我吗?”

 

“你就是令我最为紧张的原因。”

 

“我?!”维克多装作大为吃惊的夸张表情,把勇利逗得开怀大笑。一切,维克多愿意用一切换此刻长留。他弯下腰,亲吻勇利身体的每一条曲线,当嘴唇触及他脖颈深处时,又是一阵颤抖,他那儿一定很敏感。

 

“你。”他悄悄说,维克多将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勇利背部,轻缓地按摩推拿着那里的每一寸皮肤和每一块肌肉。当他的指尖感受到了勇利背部的温度正在不断上升之后,目标又转向了勇利的双腿。勇利和每一位花滑运动员一样,有着一双舞者的腿——修长,优雅,结实,他的双腿是他全身最具魅力的地方。

 

欢愉的笑声响起。

 

房间很昏暗,外面的天空也有些低沉,这样的日子最适合进行室内按摩了。如果勇利是一个女孩,维克多甚至会点一炷香薰,但实话实说,那味道经常惹得他心烦,而勇利对其兴致也并不高昂。

 

“我不得不提一句。”勇利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沉默。

 

“不是我想破坏这氛围,不过能坚持到最后一秒的快感还真是无与伦比的。没办法,谁叫我的教练能够这么持久,他的学生也自然是全力配合咯。”

 

维克多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之前把勇利压在地板上的场景,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热流正在不断涌上,给勇利的双腿按摩完后,他将自己身体的重心移到勇利的臀部。

 

“勇利?”

 

“嗯?”

 

“我想要你,就现在。”


想上车的,请按我


评论 ( 2 )
热度 ( 47 )
  1. 星靖XingJingALSKDJFHG 转载了此文字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