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恋曲1967(二)

*故事发生在20世纪的中国,胜生勇利是中国人,维克多是俄罗斯和中国混血。

*尽力做到贴合历史线索,但是请不要推敲历史细节。

*由一个真实故事改编而成。谨以此文,向20年代的爱情致敬。

*希望有评论交流,若有错别字请指正。

*脑海中请自动播放《山楂树》

【前集回顾第一章

“我的祖父胜生勇利出生于1947。

从我记事起,他就总是沉默寡言,平日里唯一的乐趣就是独自哼着小调坐在阳台上眺望远方。

那天,我问他,这小调的名字叫什么,他说,叫做《山楂树》。”

“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给我讲讲你们年轻时候的故事吧——””

【正文】 

胜生勇利出生后的第二个秋天,中国成立了。

 

有关那个村子的记忆,像一条蜿蜒曲折的河,从无数角落向心头汇聚,潺潺冲洗着那些古旧积尘且无人问津的死角。童年,童年的一个个故事被人装进了大大小小的透明泡泡里,它们在夕阳的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芒,每一个里面都包裹着一张正不断滚动拉长的影像,投射到病房雪白的墙壁上,形成了巨人般沉寂的背影。

 

那段日子,沾满了土地的腥味和麦穗的清香,隔着一沓厚厚的年历,都依旧能闻到少年身上被汗湿后透着的咸咸的味道,那段日子是饥饿和苦涩,每天都只有清寡的稀饭和红薯,年复一年,无论老少每天都守着自家的那亩田地,不知为谁而辛苦劳作着。

 

可是,他却真切地怀念着,明知那旧时光一去不返,却仍停留在原地,像一个愚人,守候着一口干涸的枯井般固执地守候着。尽管,他明知道,那个人,不可能再回到自己身边了。他留下的回忆,被勇利嚼得失了味,直到如今,回忆已经变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了一种习惯。

 

他依旧喜欢哼着那首熟悉的小调,看着远方。

他没有意识到,他正逐渐活成了记忆中那人年轻的模样。

 

 

1955年9月,胜生勇利第一天上学迟到了。

 

他不愿意去上学,对于山野间自在的少年而言,他更愿意在田埂上与伙伴追逐嬉闹,可今年,他已经八岁了,他别无选择。

 

那天早上,他哭闹着缩在灶屋的柴堆里不肯出门。母亲威胁说,不去上学就不给饭吃。他依旧无动于衷。最后,他饿着肚子被母亲推搡着出了门,拉到了学校。学校很简陋,砖红色的墙壁上有村书记叫人用白刷子新写的一排大字,砖瓦缝隙处长处了几根杂草,跨过脚下用石头砌成门槛。

 

那时候的课程很简单,只有语文,数学,自然和音乐。从校长那儿领了课本后,他被带进了教室。当他打开门后,全班所有同学的目光一瞬间全部聚集到自己身上,他顿时从脖子处红到了耳根。

 

他不敢出一口大气,什么也没想,穿着那双母亲新做的军绿色的胶头板鞋不自在地穿过前排,按照刚刚校长吩咐的那般找到了教室最后一排空缺的位置坐下。不过,当他的眼神刚落到他同桌身上时,他便露出了迟缓的神色。

 

他发现,他的同桌有着一头与众不同的银发,走进了一看——更确切地说,他的眼眸,鼻梁,肤色都与自己不太一样。勇利站在原地,来自对未知的恐惧远远大于好奇。

 

“那位同学,请你赶快就坐。”

 

勇利硬着头皮拉开了板凳,他实在不愿意和这个奇怪的孩子当同桌。

 

“你好,我叫维克多,维克多.尼基洛夫,你叫什么名字?”维克多看着自己的新同桌,眼中藏不住的雀跃,毕竟他已经经历了太久的孤独。

 

勇利按捺不住自己的疑惑,直直地盯着维克多的发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你的头发为什么和我们的都不一样?”

 

少年像被蛰疼了似地皱了皱眉,眼睛暗淡了些,顿了顿,说,“别的孩子说我因为得了什么奇怪的病,才长成这副模样,我也讨厌这样子。”勇利注意到那眼睛,有着好看的大海般地颜色,他从来没有看过大海的样子,不过他心想,大海也不过如此蔚蓝吧。“但是,我妈告诉我,我有着我父亲的面孔和名字,我应该骄傲。只不过——只不过,我从来没见过我爸。

 

勇利睁大了眼睛,因好奇而扑闪着奇异的光芒,“那你爸是干什么的啊?也是我们村里的人吗?”

 

维克多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妈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我爸的事,村里其他女人跟我说,我爸不是这儿的人,他好像来自很远的地方,我也没有听说过……”他鼻子有些酸,安静了好几秒,然后继续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调说着,“别人都因为我没爸爸,因为我长得奇怪,不愿意和我玩……”

 

勇利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如雪般白皙的孩子,不自觉地靠近了几步,“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头发啊?”

他点点头,将头向左边靠去,闭上眼睛后静静地等待着,安静得像一头温顺地小兽。

勇利小心翼翼地伸出了食指,和拇指并起,温柔地捻起了他银白色的发梢——柔软细碎,那手指突然不受控制,又顺着少年直挺的笔尖滑去,轻轻地抚摸着他高高的颧骨和棱落有质的脸颊,最后,指尖停留在了他红润饱满的唇角。

 

勇利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少年,尽管,他的确很特别,但是,他已经不再害怕了。

 

“明明就一样嘛。”勇利不由得小声地咯咯地笑了起来。留下维克多一脸茫然,“嗯?什么一样?”

 

和我们所有人都一样啊,一样的血肉和骨头,一样质地的头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不一样呢,不过,也没什么区别嘛。”维克多也笑了,第一次因为被人接受而止不住地欣喜着,“真的吗?你真的觉得我和你,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吗?”

 

“当然。”两个孩子坐在最后一排笑得将脸藏在了课本之下,害怕被老师发现,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

 

“喂,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两个,起立,站到墙边去,看你们上课还说不说话。”

 

于是,两人乖乖拿起了课本,相视而笑,起身,后退几步,靠着后黑板站立,身后一排“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白色醒目地标示着,粉笔灰落下,蹭在了孩子们的头发上。

 

“喂,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胜生勇利,你叫我勇利吧。”

——————————————————————————————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