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恋曲1967(一)

*故事发生在20世纪的中国,胜生勇利是中国人,维克多是俄罗斯和中国混血。

*尽力做到贴合历史线索,但是请不要推敲历史细节。

*由一个真实故事改编而成。谨以此文,向20年代的爱情致敬。

*希望有评论交流,若有错别字请指正。


【正文】

我的祖父胜生勇利出生于1947。

从我记事起,他就总是沉默寡言,平日里唯一的乐趣就是独自哼着小调坐在阳台上眺望远方。

那天,我问他,这小调的名字叫什么,他说,叫做《山楂树》。


……

祖父生病后,父亲让我回了趟老家把祖父先前放在老屋里的包裹捎来。老房子空落落的,尘螨在昏黄的灯光下漫天飘散。我上了楼,找到了父亲说的那个烂锁的红木衣柜,打开了第二屉后拿出了里面的那个洗得有些泛白的绿色邮差挎包。

 

不过,里面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我只找到了一个封面泛黄的旧本子,一张字迹模糊的饭票,几粒发黑的植物种子和一张沾了些油渍的结婚申请书。我抽出本子随便翻了翻,发现中间一半的内容都被人撕去了,那锯齿状的裂痕像伤口般地冲我张开嘴角,而剩下的内容则只是不痛不痒地记录着每天的琐碎,并无新奇。

 

但翻阅时,从本子中掉落的一张油印模糊的照片引起了我的兴趣。尽管年代久远,却仍能辨别出照片上那人清秀的面颊,那个男人鼻梁挺拔,眉眼分明,有着外国人似的俊朗的轮廓,奇怪的是,他似乎有着一头茂密的银发,这一特点被黑白照片无限放大,致使他的发色近乎偏白。

 

……

我带着包裹走到祖父病床旁边,他看上去很是苍老,脸色因为虚弱而有些惨白,不过因为我的到来而打起了精神。当他看到我手中的绿色包裹时显得有些激动,颤颤巍巍地伸出插满了针管的手试图接过这些东西。

 

我帮他把枕头垫在身后,并端了把椅子坐到他身旁,在察觉到了他眼里因期待而闪着光芒后,便帮忙将包裹里面的物品一一取出。他扔下别的不管,只是忙着抢过拿过那个旧笔记本,来回翻阅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不过,一遍两遍,他依旧没有找到他的心爱之物,似乎有些着急了,皱着眉头望着一旁花瓶的方向思索着,仔细搜索着已经生锈的记忆。

 

“在找这个吗?”我从外套内侧的荷包里掏出先前找到的照片,递给了祖父。他顺着我手的方向望过来,在看到手心里的照片后哽咽了一下,不,如果没看错,他正在颤抖,如同在大雨中被浑身淋湿般地颤抖着,我无法分辨他抬起眉头后又立马紧皱的含义,也无法判断他眼中的隐约闪烁泪光究竟是源于喜悦还是悲苦。

 

“啊——对,对……”他干瘪的声音因情绪激动而提高了几个分贝,但立马又强制压抑了下来。他用左手小心翼翼地接过照片,接着将因插满针管而青筋凸起的右手放到那相片上反复摩挲,如同爱抚恋人一般。

 

“祖父,照片上的人是谁啊?”

 

他愣了愣,抬起了头,将目光迟缓地移向了窗外的暮色,移向了一个我看不见的遥远的地方。“他,他是我的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那您还记得他叫什么名字吗?”

 

他眼中雾蒙蒙的,像是掉入了无底的深渊,良久都没有反应。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又实在是对那个男人感到好奇,于是忍不住打断祖父的思绪,“您还好吗?我问——我说,我刚刚问您——您那位老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听到我的声音,祖父回了回神,小声而飞快地突出了一串儿音节,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并没有听清,但是名字于我而言并无多大意义,于是便放弃追问,转向另一个话题,“给我讲讲他的故事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给我讲讲你们年轻时候的故事吧——”

 

门开了,护工把晚饭送了进来,于是我只能起身将位置让给了看护人员,然后下楼去溜达,给自己买份晚饭。关门的时候,我透过缝隙望了眼祖父,他看上去格外迷离,眉眼间写满了忧郁。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耸了耸肩后转身离开。

 

 

名字。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维克多.尼基洛夫——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思绪悠悠扬扬地荡漾着,将现实模糊了一片,时间又回到了1955年的那个夏天,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