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维勇 Quad Lutz第五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58462/chapters/19094458

原作者:iamalivenow

原标题:Quad Salchow (后内结环四周跳)

【内容梗概】:坐观维克多如何安慰被噩梦惊醒的勇利。

                          想哄女朋友的家伙们,可要学着点儿,哼w

【更新时间】每周一更 ><

 

【备注】:文中维克多对勇利的称呼为“yura”——这是俄语中对“yuri”的简称,译作“由良”(个人感觉有些别扭,如果有更好地提议,欢迎评论区交流~)

Notes:

Yura is the shortened form of the Russian Yuri.

Stay tuned for the inevitable Yurka that will also follow at some point.

 

【正文】

 

现在正式进入决赛。

 

每一个人都屏息凝视,等待着胜生勇利向世界证明他的实力,证明维克多的实力。他身上的那件闪光的浅蓝色演出服使他看上去极具魅力。此时,他的父母正站在人群中紧张地等待着,维克多也紧靠着边缘线站在场外探进半个身子观望着现场的情况。

 

这套动作以四分之一后内结环一周跳开场,不幸的是——他把这搞砸了,下落时跌绊了一下,但随即又立马调整过来了。

 

无论如何,还没有特别糟糕,让刚刚那个小小的失误随风而去吧。

 

可紧接着,他在下一个旋转的过程中又跌倒了,一个趔趄让他差点把头直直地摔向冰刀。

 

接踵而来的是另一个失误,整场表演正在不断地走向无可挽回的极端。

 

每一个跳跃都失败了。

 

每一次旋转都歪歪倒倒。

 

他自己也在这过程中受了很多伤。

 

最后,维克多已经完全失望了,灰心到连目光都不再投降自己。

 

……

 

 

由于这场噩梦太过逼真,胜生勇利吓得跌下了床沿,并狠狠地摔疼了自己的背部和脑袋。维克多被他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吵醒了,这还真是难得可见——毕竟维克多曾在一个飓风来袭的夜晚睡得纹丝不动。

 

“由良?”勇利听到维克多缓缓地从床上爬起,然后起身坐到了床缘,“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由良?”勇利暂时抛开了刚才的一切,忍不住发问——很显然弄清楚维克多口中的这个名字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嗯,这是一个昵称——过来,你到底为什么摔倒了地板上?”他向勇利伸出双手,把勇利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能把你吓到地上,那一定特别糟糕。”这又将勇利拉回了刚刚的回忆里,泪水已经浸满了他的眼眶——他明白自己的情绪已经开始失控了。

 

“没什么。”勇利在床上翻了个身子,想尽管忘掉这不愉快的一切。

 

“不,告诉我。”

 

“维克多——”一双手从身后轻轻将他环绕,把他拉进了身后那个温暖的怀抱。“维克多——我真的没什么——”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那个梦是关于——”他感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哑疼痛,就像已经哭了一个多小时似的,这并没什么稀奇的,毕竟对勇利而言,哭鼻子是家常便饭。维克多将勇利抱起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现在,勇利能够感受到维克多身上的温度正一点点地包裹着自己的胸膛。

 

“如果你不告诉我——”他压低了声音。

 

“怎么?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会对我干什么?”勇利感到了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自己的额头。

 

“别说我之前没有警告过你。”又是另一个吻,接着,无数个温柔的亲吻如春雨般洒落在他的全身——脑袋,肩膀,背脊,脸颊,一个接着一个。勇利终于忍不住笑了,他察觉到了维克多放在自己身上的手不安分了起来,上下摩擦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维克多摆弄着怀中的勇利,如同对待一个玩偶那样,用自己的吻来标志占领他身体的主权。“告诉我——”他停了下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不——”

 

“回答‘不’并不算数!”维克多展开了第二次进攻——柔软,温和,炽热。这大概就是幸福地感觉了吧,勇利心想。对呀,这已经够了,他已经别无所求了。

最后一个吻以落在背部告终,接着维克多翻身将勇利压在了身下,嘴角露出了弯弯的弧度。

 

“维克多——”他被一个吻打断了,湿黏的舌头不断深入,死死交缠,直到快要窒息,才抢着空隙贪婪地捕获着新鲜的空气。

 

“告诉我——”勇利叹息着。

 

“我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这个你已经说过了,究竟是关于什么的?”

 

“我——”他又叹了口气,然后将目光投向别处。维克多以他惯常的手段伸出右手将他的下巴别向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击碎了勇利心中的堤坝,他每一次都暗下决心绝不要因为维恰这个温柔的动作而动摇,但每一次都在这里落网,无一例外。

 

“你刚刚跌下床了。”维克多说着,“如果我将来要嘲笑你的话,我一定会死死地抓住这个把柄的。所以,快告诉我吧。”他笑了。

 

“我失败了。”勇利吞吞吐吐了半天,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只挤出了这几个字,“我在总决赛失败了,每一个动作都被我搞砸了。”现在,他开始放生大哭。去他妈的。

 

“噢——”维克多恍然大悟,然后移到了勇利身旁,勇利转过身子捂面哭泣,但被维克多又转了回来,一把拥入怀中,他脸颊上的泪痕被那温暖轻柔地手小心翼翼地抹去了。

 

“然后,你就不理我了。”勇利哽咽道。

 

“噢,天哪。”维克多倾身吻住了勇利,“这样的想法真的太蠢了。”

 

“什么——”

 

“我说——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蠢了。”维克多重复了一遍,将勇利的头埋在自己的心口,“你一定会胜出的,你会成为最厉害的人——因为我就是最棒的,所以我是绝不会让你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前去比赛的。而且,就算你输了,我也不会不理你。”

 

“但是——”

 

“至少,我会冲着你骂上好半天,这是最起码的。然后,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直到你能够完全熟练掌握所有动作,直到你赢,直到你稳得第一。”

 

“但是——”

 

“你不需要怀疑这点,明白吗?我是永远都不会离你而去的,你也不会失败。”勇利一下子酸了鼻子,又开始大哭。“怎么了?又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勇利摇了摇头,然后挤出一个微笑。维克多松了口气,宠溺地注视着他。

 

“你真是世间最棒的人。”当勇利终于平复好心情后,他小声说道。

 

“当然。”维克多笑着亲吻着勇利,“你怎么总是这么容易就被哄好?”

 

吻,连绵不断。

 

“我爱你。”

 

“我也爱你,由良。”勇利忍不住笑了。

 

“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维克多抱住了他。

 

“没关系,现在几点了?”他俩望向了挂在床头的时钟,“凌晨四点半——现在正适合跑步。”

 

“什么?”勇利惊恐地望向维克多,看起来他并没有开玩笑。“天啊,维克多,别呀——”

 

“有什么问题吗?凌晨四点,好极了,十分有利于跑步。快,起来。”说着,他已经起身进入了洗手间。勇利也满是无奈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这不公平。”

 

“没有人需要公平。”

 

屋外寒气逼人,他们在太阳升起前跑了一个半小时。回家后,两人一起洗了澡,维克多帮勇利吹干了头发,然后为他做了薄饼。

 

勇利满意极了。

————————————————————————————————

w 这章是原作者自己很喜欢的一个小插曲~也算是两口子的日常?

被噩梦惊醒,一翻身就是自己的爱人,嗯【咂咂嘴】这样的感觉真是幸福呀~

 

评论 ( 6 )
热度 ( 87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