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失踪的眼镜//维勇//日常】

#日常

#维克多又犯事儿啦——怎么可以把小天使眼镜坐坏?!(罚亲小天使10000次)

#“可如果我在比赛时找不到台下的你,我会…我就会慌张得不知所措的……”

“下面有请第十一号选手——胜生勇利……”

 

灯光骤停,好似黑夜突然降临,与前一秒的敞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勇利依旧身着黑色套服,显得格外沉稳,与此时周遭的暗场融为一体。他紧闭着眼睛,在舒缓的前奏中努力回忆着正确的切入点。终于,感受到头顶追光倾泻而下后,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一个优雅地旋转,然后向前滑翔。

 

脱离了眼镜,周围的一切对勇利而言都模糊不堪,世界像被人蓄意蒙上了一层透明薄纱——朦胧无比,只有脚下被光束照亮得反光的冰面能被他清晰地掌握。

 

……

“你看到我眼镜没?”勇利又想起了那晚的情景——浴室里还冒着热腾腾的水汽,镜面被细密的白雾轻裹,凝聚在橘色瓷砖上的水滴顺着墙线被地心引力吸引着缓缓下落。穿着米白色短袖睡衣的勇利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已经蓬松的头发,一边踏着拖鞋满屋子眯着眼睛乱转,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湿淋淋的脚印。真奇怪,明明刚才洗澡前把眼镜和衣服一起放到了床上,为什么洗完澡就不在了?

 

“嘭!”维克多藏不住脸上心虚的表情,在把门掩上后转身看到勇利的那一瞬间,吓得往后缩了几步——即使胜生勇利——这个攻击性为零的家伙对他没有任何威胁可言。“维恰,你看到我的眼镜了吗?我记得我脱衣服前把它放到床上了,可我刚刚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咦,你刚刚出门干什么啊?”

 

“我…我丢垃圾去了…嗯?什么眼镜?”维克多一紧张就会克制不住地将声音夸张放大,不过勇利似乎总是不能察觉。“我…我没看到啊,是不是被你忘在冰场啦?今天换完衣服后,你有检查你的储物柜吗?是不是落在角落里啦?”“垃圾我不是今早上才倒吗?可我……明明记得……”看维克多一脸笃定的神情,勇利似乎有些迟疑,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出了差错,可任凭他怎么回想,都觉得十几分钟前的记忆清晰到触手可及,不会有如此大的差池。

 

“你不是去倒垃圾了吗,垃圾桶怎么没见你拿在手上啊?”

 

“我……我刚刚已经把垃圾桶放回房间了,不信你回去看看,我只是,只是忘记锁门了,所以又出来检查一下……”

 

“那你能帮我找一下眼镜吗?”勇利虚着眼睛,费力地将视线从维克多空空荡荡的手上转移到他的面部,尽管只是半米开外,却仍模糊到无法聚焦。

 

“当然可以呀。”维克多冲勇利不自然地堆出了一个笑容,面部肌肉显得很不协调。趁勇利转过身去,维终于长舒一口气。他不敢回想被自己一不小心压散架的眼镜的惨状——两条眼镜腿已经歪斜,右眼镜片因为受到了强力冲击而出现裂纹,左眼那只则直接被挤出框架,一整块镜片孤零零地被抛弃在了一则。训练一天后疲惫不堪的维克多当时并没有多想,看到勇利的衣服留在床上,便一个跃升腾空然后扑向柔软的被窝想一心霸占整张大床——要知道,平日里勇利那家伙半夜睡得可不安生,不仅要抢被子,还要左右不停地翻身打滚,像这种独享大床的机会可是千年难遇——但他听到身下有硬物碎裂的声音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沾满水汽的玻璃中露出了才开始抹洗发露的勇利的剪影。维克多脑袋飞速旋转着,想着应该如何还勇利一个交代——他害怕看到勇利委屈的眼泪,如果找不到自己带了十多年的眼镜,不知道该抱着自己哭多久,每天晚上睡觉前还要一直对着自己碎碎念,念叨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不下心以至于搞丢了眼镜。

 

如果,他又像上次因我偷吃了他的海苔片那样生气的话,我哄一周都哄不好了……维克多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已经埋怨了自己几亿次,但这都不能改变既定的事实了。他忘记了当时自己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捏起了两根断裂的眼镜腿,又捧起另外一堆残损的零件蹑手蹑脚地跑出门外把它们丢掉的。他只记得听到勇利扭紧水龙头的那一刻,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脚下比穿上冰鞋还要利索,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带着残骸飞奔出了犯罪现场。

 

“勇利,其实你不戴眼镜要好看很多。”维克多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直跟在满屋乱跑心急如焚的勇利的身后,就这样看着他翻箱倒柜,不敢大肆作声,只是小心地嘟囔着。“可是,维恰,怎么办?”勇利抬起了头,用闪着泪花的眼睛着急地望着站在身边的维克多,“如果我不带眼镜,我就看不清楚了…可是,可是……”他哽咽了,顿了顿,继续说,“可是,后天就有比赛了——维恰——可如果我在比赛时找不到台下的你,我会…我就会慌张得不知所措的……”他终于还是小声啜泣了起来,让维克多看着好是心疼。

 

“勇利,看着我。”维克多蹲下身,轻轻地帮他拂去脸上的泪花,温柔地说,“你相信,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你都一定会找到我的。那天,我一定会让自己成为全场最闪亮的那个人,让我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被你发现。”

 

“勇利,你会相信我的,是吗?”

 

“当然啦,哇……”还来不及把头发吹干的勇利将泪水带着发梢落下的清水染湿了前襟,一头扎进了维克多的怀抱里,放生大哭。还没有洗澡的维克多身上咸咸的,可这却是世界上最令勇利安心地味道。

 

……

音乐响起。

 

勇利不安地吞咽着,试图将所有的紧张都吞入肚子中,连着早上维克多亲手做得爱心便当一起消化。

 

全场依旧一片漆黑,追光投射到勇利身上时,就像照亮了一颗星星,让单调又寒气十足的冰场不再显得这般寂寥。缱绻的音乐下,勇利轻盈地如同一只黑蝶,舒展着肢体——旋转,跳跃,盘旋。渐渐地,他似乎在观众席中间模糊地捕捉到了一丝光亮,先较为暗淡,但逐渐亮度随着通电时间的延长也开始逐渐加强,接着,他朝那边划去——更近了——他看到,人群中有个人将浑身缠满了闪光灯条,当每一束灯管都被打亮后,在黑暗中摆出了一个“人”字。

 

偌大的冰场内,两处光亮处像两颗孤独又遥远的恒星,只能在黑暗里相互遥望,相互照亮,一束星光在台上发着熠熠光芒,一点灯亮在台下默默闪亮。勇利知道,哪怕全世界在他眼中都模糊成浑然一片,维克多也不会,他将永远在人群中将自己照亮。

 

……

“勇利,不许动哦,我怕你因为高度近视分不清鼻子嘴巴,我给你喂饭吧,来,啊——”

“勇利勇利,抓紧我的手,看不见的时候就使劲儿捏我一下,一定要跟紧我哦……”

“诶,你是不是看不清屏幕啊,那别看了,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吧,啊?你不听睡前故事啊?……那我给你念报纸吧……”

 

“喂,维恰大笨蛋,我只是近视,还没瞎呢……”

 

 ————————————————————————

完结

或许会写个番外——维克多带小天使去配隐形眼镜?w 面对带不进隐形眼镜的勇利,维克多一定又是一阵瞎折腾咯 2333

晚安~> <

评论 ( 2 )
热度 ( 77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