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授权翻译/// 维勇维///互攻】Quad Lutz 第一章(上)

原作者iamalivenow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58462/chapters/18922175#chapter_1_endnotes

#第四次发这篇文……被lof折腾得不知所措……

 

#勇利受伤之后,维克多照顾他,两人一言不合就搞事

 妈的 QAQ我要流鼻血了

#尤里小妖精中途客串了两场

 

#原文章节已完结,一共三章噢~不过不确定剩下两篇什么时候能翻完 ~

#翻译后的字数8000+

#我只能试一试把这一章节分成上下两部分发会不会好一点QAQ

#欢迎大家对翻译不当的地方进行指正!如果有评论就再好不过啦!~  :D

 

 

正文

第一章(上)

 

他在完成后外钩点冰四周跳的最后一个动作时摔倒了。

 

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出错的那一秒——在第三圈的时候猛然停住了,只因为他是一个傻瓜,只因为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正在角落里与别人交谈的维克多,只因为他转过头张望去了,于是他在降落时表现得糟糕透顶。

 

随即,这一切向他席卷而来——重力的失调和针刺般地疼痛——射击着他的足底,双腿,以及tun部和他摔倒在地上时的指尖的冰面。在所有人都簇拥到他周围之前,他抢先把他的脸埋进了冰面,然后开始哽咽抽泣。

 

一切都糟糕到无法挽回了。

 

他从未将比赛搞砸到这种程度。当然,了解他的人都清楚地知道他也有过失误,但总体而言,这些都只是小问题。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因为极度兴奋而直直地撞到墙壁。他也曾在跌下楼梯的过程中扭伤脚踝,但这一切都不曾发生在冰上。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发生在冰上。

 

维克多很快就赶到了他的身边,但是勇利并不敢看他。凉凉的冰面对于他灼烧的皮肤很有益。此刻,尽管他几乎都不愿想象他现在看上去有多愚蠢,但是那正在不断升温变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虽然他的踝关节也在灼烧发热,但根据冰鞋内的松紧程度,他判断出了他的脚还不至于肿胀得过头。

 

 

他希望他的脚没有伤得很厉害。天哪,扭伤,就让它仅仅是一个扭伤吧,毕竟脚伤可以让一个人休整上一个月,而他已经负担不起一个月的空白期了——不能在维克多身边,也不能参加四周后的大奖赛的淘汰赛了。

 

“勇利?”维克多的声音很温柔,他将手轻放在了勇利的肩膀上,“你伤到了头部了吗?”勇利对于这个可能会使维克多担心的问题使劲儿地摇头,于是维克多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但是,这是为什么?这个答案的哪一个部分能让他愉悦欣喜?维克多伸手摸了摸勇利的脊椎,让他吃惊的是浑身发热的勇利居然还没把冰面融化。“我让医生来看看你吧?”这听上去是一个询问,所以勇利又再次肯定地摇了摇头。耳边接着是另一阵叹息。

 

医生是一位苗条的女人,她以超乎平常的优雅地滑行进入了冰场。终于,勇利翻身坐直了等待着医生的到来。不过,他的目光始终都在躲闪维克多,因为他不愿意在维克多眼中寻得他预料中的失望的神情。这位医生既不会说日语也不懂英语,尽管勇利知道一点点俄语,但他却不曾涉及任何一点儿医学术语。再加上她说得太快了以至于勇利并不能跟上她的节奏,于是他只能坐在原地并且无望地等待着。

 

“你的脚没有大碍。”维克多告诉勇利。他始终都陪在勇利的身边,脸距离勇利只有几寸远。由于勇利并没有注视他,而维克多也只是将目光停留在勇利的脚上,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医生认为你并不需要拍片检查。”维克多补充道。

 

“哦…”勇利小声咕哝着。医生正一前一后地在冰面上摆动着她的脚以保持平衡,同时给维克多交代着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勇利注意到,她的手也很是纤细。

 

“连骨折都不是。”勇利捕捉到了维克多声音中的雀跃,他并没有完全地对自己失望,不错,太好了。他实在是不愿意再花更多时间来思考他受伤这件事情,不过接下来他不得不这样做。“医生说她想看看你是否能够自己站起来。”

 

勇利尝试着站了起来,把全身的重量都托到冰鞋上让勇利疼得连死的心都有了,中途还险些因为一个趔趄而直直地向前摔去。维克多赶忙抓住了他的臂膀并且搀扶着他的肘部。医生把维克多喊到一边,两人继续交谈着什么,接着只见维克多点了点头,又再次回到了勇利身边并将他搀扶着带出了冰场。

 

“你需要很多的冰块,”维克多说道,“同时你还应该将脚踝包扎得严严实实的。不出意外的话,你能在一两周内完全恢复。”

 

“那真是太好了。”当他们回到了坚实的地面后,维克多几乎是抱着将勇利带到了长椅上并帮他脱下脚上的冰鞋,包括那条没有受伤的腿。现在,维克多终于能好好地看着勇利受伤的脚了——伤口处已经肿成了紫色。

 

 

“没关系。”维克多轻轻地告诉他,“我也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尽管勇利并不相信维克多这话,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勇利抬起了双目,死死地盯着维克多的脸颊,他第一次感觉时间竟能流逝得如此之慢。

 

“你并不需要如此。”

 

“这并不费力。”

 

“你真的不——”

 

“我已经决定好了。”

 

勇利哑口无言,于是保持着沉默。医生从她的医疗箱中拿出一卷裹得紧紧的绷带并将它交由维克多。当他回到勇利身边时,他眼中闪烁的奕奕光彩让勇气的喉结颤动了一下。维克多半跪在勇利的身边然后将绷带小心翼翼地捆绑在了他的脚踝处。他的动作很熟稔,很明显他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不到一分钟他就绑好了绷带并打好了结,勇利也试着动了动他的脚趾头。

 

“好点儿了,对吧?”勇利点头答应。“那我们就走吧,让我送你回家。”

——————————————————————————————

想知道他们回家之后干了什么吗?~要等(下)噢~

希望这一次不要再被打回来重新修改了

每一次都删减关键词 真的好辛苦qwq

评论 ( 11 )
热度 ( 105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