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维勇///日常///情话】

#日常情话

#超短

#“如果我以后腿受伤了,再也滑不动了,维恰,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情话来深情的维恰——请赐我一打好吗??

 

“近日,著名花滑运动员羽生结弦宣布退役的消息在社会上引起了……”电视机中的彩色光点在昏暗的房间里不断地闪烁更迭,把屋内两个人手中捧着的银色饭碗映照得发亮。勇利默默地将最后一口寿司抵入口中,眼睛死死地着屏幕下方有关花滑的最新资讯。

 

“维恰,”勇利将碗放到了茶几上,看着正吃得津津有味的维克多,若有所思地说,“如果我以后腿受伤了,再也滑不动了,维恰,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维克多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杀得个措手不及,硬生生地吞下了还没还得及咬碎的裹满了番茄汁和芝士酱的鱼丸,气管因为受到刺激而反映强烈,咳个不停。“你慢点慢点,别着急,慢慢吃啊…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不该在你吃饭时提退役的事情……”勇利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兔子,两只本来渐渐竖起的小耳朵因羞恼而垂下,脸颊因为激动而红红的,轻柔又抱歉地拍着维克多的背。

 

“你一天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维克多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勇利关切又满是委屈的脸,电视机发散的光将他右侧的脸完全照亮,左侧脸躲在阴影之下,而分界线刚好在他线条柔和却又挺拔的鼻梁处划下。【你啊,你,就是我的白天黑夜,是我的晨昏线,是我的心中的四季更迭,我的漫长岁月的全部欢喜……】他心里偷偷想着,笑而不语。

 

勇利看着维克多舒展开的脸庞,放松了些。之前他还老担心着维克多会对“退役”一词异常敏感而不敢提及。他清了清嗓子,拾起刚才断掉的话语接着说,“我是说,如果我比你先退役,如果,如果因为意外受伤或者其他任何原因——你要答应我——你还要坚持滑下去,不能因为我退役,你也放弃我们的花滑了——我是说,这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梦想,不管谁坚持下去,那都是我们两个人的胜利,你到时候可不能耍小孩子脾气。你知道,我最担心你胡搅蛮缠起来……”

 

“如果你真的受伤了,再也划不动了,”维克多打断了勇利吞吞吐吐的话,捧起了他光影之下格外好看的脸,认真而坚定地望着勇利的眼睛,“我会带你去一片只有我俩冰场,哦,不,我会带你回俄罗斯!那里的冬天美得不像话。每天,我都会把你推到冰场,只有我们两人的冰场。我会以你为圆心,划上一圈又一圈。因为——冰上以我为半径的每一条弧线都会告诉你——我的每一次滑行都不曾离开过你——我不会离开你,永远,永远都不会。如果你更老了,眼睛也不好使了,嗯……我就,在你的手头和我的腰间牵上一根长长的线,这样,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触及你的掌心。”

 

他压低了声音,向勇利闪烁的眼睛吻去。

 

他最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每一个音节都清晰无比,像在雨天仍保持着它们地干燥蓬松,被人温柔地用毛巾把浑身的水滴都擦拭得干净到彻底似地——说——“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

“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永远,永远都不曾逃出过,你——胜生勇利的掌心,永远都不曾,永远都不会。”

沙发后若大的墙壁上,投来了一个模糊晃动着的拥抱的剪影。两人将头紧紧靠在一起,像诉说着说不完的情话,私语着——私语着——直到世界尽头。

 

 【终】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