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SKDJFHG

A dreamaker.
A storyteller.

【维勇///日常///偷吻】

#日常

#超短片段

#比赛前的一个吻

#害羞的勇利> < 维克多小坏蛋呀(这个小骗子)(捂脸)

 

“你准备好没?”胜生勇利靠在化妆间门框旁,打望着正在描唇的维克多,朱红色丝绒般地唇在白色纯木梳妆台的射灯下影射出淡淡的光泽,像含着几滴露水的玫瑰,在只打开了半个灯管的房间里透着它的幽芳,将那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惊艳的光影藏在张叠在一起的厚厚的窗帘的穗花里。

 

听到勇利的声音,维克多哼哼了几声,唇形却继续保持着“O”型,白皙骨干的双手捏着口红的末端,正涂抹着最后还未被覆盖的空白,如同正在创作一幅绚丽明媚的油画那般谨慎。在唇笔的勾勒下,维克多每一条唇线都变得明晰起来,肉感的上唇唇峰起伏得恰到好处,像布满嫩芽的微微起伏的山峦,往两边延伸,至于嘴角处了无了生命的痕迹。“过来。”当最后一点余白被填满,维克多放下了黑色管状的口红,向勇利勾了勾手,身体却依旧侧坐在椅子上,湛蓝的海般深邃的双眸仔细端详着镜子里面那张经过妆容修饰后的美艳的脸。

 

“怎么了?”勇利向维克多走去,深蓝色宽松的夹克外套里隐约露出紧贴身体线条的黑色燕尾服。“过来帮忙看一下我眼睛里是不是进沙子了?有些疼。”维克多终于转过身子,仰头看着逐渐向自己靠近的勇利。

 

“是吗?”那声音稍显急促,因过分关切而有些颤抖,“哪只眼睛啊?你别动,让我来看。”勇利弯下腰,凑近,在维克多大理石般学雪白的皮肤上寻找着答案,当四目相对时,当深棕色的眼眸凝望着宝蓝色的两人的呼吸无形间紧密地交织在了一起,吞吐的速率在各自调整后竟然惊人地吻合。房间静得只剩下呼吸,一深一浅。“勇利,”维克托用气息发出几个微弱的音节,“你别动。”维克多伸出了双手,朝勇利的脸靠去,勇利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只感觉眼镜被轻轻摘下。他原本皱成一团的眉眼逐渐舒展开来,虚着眼睛偷偷望去,发现维克多正深情地望着自己,嘴唇越靠越近。

 

他,要吻我?勇利一下子绷紧了身子,急忙向后退去,却被维克多抓住了手。“不许逃走!”维克多定定地望着勇利,轻声喃喃。一点一点,两个人鼻尖距离碰到了一起,维克多将脸轻旋一个角度,终于他们双唇就在那个瞬间触碰到了一起。棉花般地触感,柔软温暖得像小动物的皮毛,两瓣嘴唇,一瓣暴风雨般地索取着,一瓣却又无力地摇摆逃避着,像一不小心吻上玫瑰的竖刺,可越是逃避,另一方就越是报以更炽热的感情,于是,继续缠绵,索取着……终于,勇利投降了,他开始享受,享受每一秒的吮吸,每一瞬温度的传递,每一刹脸颊肌肤相摩擦的快感。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

 

慢慢地,他们停了下来,之前疯狂摇摆总想找到最佳姿势的两人渐渐放缓了速度,随后,嘴唇轻轻分离,鼻尖相互磨蹭,然后脸颊贴在一起,散发着余热,等待脸颊上的粉红渐渐消退。放在梳妆台前的框架眼镜的银边冷冷地放着金属特有的光泽,将两人紧紧贴合的双颊框在小小的透明玻璃片里。

 

维克多端详着勇利干净的脸,不自觉地伸出了右手,像抚摸瓷器一样,用食指之间记忆着心爱的人脸上的每一道棱角,舍不得放下,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像有透明的含羞草在挠他手心。“怎么了?我,脸上有,有东西吗?笑什么?”“没,走吧,要开场了。”维克多站了起来,在桌上扯出一张餐巾纸,在嘴唇边缘擦拭了一下,然后捏着那张餐巾纸,浅笑着朝门口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勇利站在原地,愣愣地,不知是在回味刚才的片刻的甜蜜,还是在思索维克多笑地含义。转身,伫立,当他望向镜子的一刹那,他明白了。镜中,他干净而柔和的脸上,数个鲜明的红色唇印,像烙在皮肤上的伤疤,乍眼一看触目惊心,又显得很是滑稽。

 

维克多啊……勇利有些恼羞,皱了皱眉,却又那他无可奈何。

 

维克多……勇利又在心里默喊了一边他的名字,像含着珍珠,不敢大肆张扬,这一次,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地弯了弯嘴角。

 

维克多,维克多……

 

勇利喊着千遍万变爱人的名字,怎么喊都喊不够,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只要多喊一声,他就能多停留片刻。

“等我。”最后,他低声喃喃道,像是自言自语,不知说给谁听。然后笑着,跑出了化妆间。

 

只留下眼镜,孤零零地站在梳妆台一角被人遗忘。

(勇利记性太差啦QAQ 怎么就搞忘戴眼镜了呢??眼镜画外音“嘤嘤嘤”)

评论
热度 ( 52 )

© ALSKDJFHG | Powered by LOFTER